冯仑:这三年,那三年

    来源:乐居财经    发布时间:2018-10-29 15:06    编辑:公子扬     浏览量:

和冯叔闲聊,发现冯叔也会小小地自黑下。比如,人们给他贴的一些标签,他就很无奈。举个例子,在很多场合,冯叔被称为「地产界的思想家」。但是冯叔说,「我读文科,所以对社会上的各种事情都比较感兴趣,也乐于表达。于是经常被戏称为思想家。但我觉得这个

 和冯叔闲聊,发现冯叔也会小小地自黑下。比如,人们给他贴的一些标签,他就很无奈。举个例子,在很多场合,冯叔被称为「地产界的思想家」。但是冯叔说,「我读文科,所以对社会上的各种事情都比较感兴趣,也乐于表达。于是经常被戏称为思想家。但我觉得这个标签非常怪。思想家要有伟大的著作,而我没有伟大的著作。我更喜欢企业家这个角色。」

  对于外界贴给他的那些标签,冯叔说,他比较认可的,还是「房地产领域的连续创业者」、「民营企业的布道者」、「公益组织的创办人」。「这几十年,盖了一些房子,这个事是跑不掉的,所以第一身份一定是房地产领域的从业者或者连续创业者;第二,民营企业的布道者,我觉得这还比较像。因为我总爱说民营企业的事。我一直说自己说话有三个维度,第一,房地产;第二,民营企业;第三,就是自己的企业。不能脱离自己的企业,不能脱离房地产,不能脱离民营企业,其他的可说可不说,但这三个是我基本的身份。所以这个称呼和我的身份在逻辑上是对的。另外,我是一些公益组织的创办人、制度的建设者,在这上面花的时间、精力都比较多。」

  2015 年放弃万通地产控股权之后,冯叔和万通现在是什么关系,这几年冯叔在做什么?很多人也不甚清楚。因为不了解,也产生了很多模糊化的标签。

  我们建议冯叔对这些「标签」澄清一下。于是,在一个天气晴朗的下午,风马牛的编辑们和冯叔有了一次长时间的对谈,冯叔跟我们讲了他这几年所做的事。

  风马牛小二:大家最关注的,还是您为什么在 2015 年减持了万通?

  冯叔:如果按人的代际来说,20 年算一代,那么一个公司到 20 年、25 年的时候,也会出现整体老化,需要重新审视业务,考虑转型换代的问题。所有公司都会面临这个问题。2015 年的时候,公司也有二十四、五年了,之前两年就开始尝试做转型。起初是在体系内部转。相当于在一个屋顶下,把床和板凳重新挪一挪,再招一点年轻人来,老人还发挥作用。但这个方式转型做了一、二年之后,发现效果不好,不仅内部的积极性、业绩各方面没有明显的改善,更重要的是股东之间的分歧还非常多。

  就像一个家一样,你要挪东西,姥姥说应该挪那边,奶奶又说应该挪这边,就没法弄。于是,在 2015 年之后,我们就做了一个大决定,把旧的东西、传统的东西和新的东西彻底分开。彻底分开的办法就是我把旧的一块的权益做了减持,这个都有公开的披露。减持就是我把在万通的权益减持了。减持以后就不做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但还留了一部分,只是一个小股东而已。

  减持出来以后的一些资源,不管是资金还是人才,我们就把它和御风(万通的母公司)旗下原有的非万通、非地产的业务,以及一些新发展的业务,在进一步明确御风始终坚持的使命、愿景、价值观的基础上,从组织模式、人才结构、业务模式重新做了梳理,形成了现在的御风集团。经过过去这 3 年的梳理,埋头做改变,到今天看来,我们已经取得了很明显的进步。

  风马牛小二:是哪些因素让您在 2015 年的时候,觉得公司需要转型?

  冯叔:最主要的,还是我就觉得房地产要进入到后开发时代,竞争重点将从规模、成本、速度转移到资产运营和管理,但大家讨论时,因为股东多,内部意见也不一致,企业开始摇摆,于是我主导尝试做一些改变。谁都知道,转型就是拐弯,拐弯就得降速,降速就意味着业绩下滑。但在上市公司里,没有人愿意业绩下滑,业绩下滑股票就要跌。也就是说,一个是股东意见不一致,第二大家都不愿意看到转型带来的业绩下滑,于是转型受挫,不得不另想办法重生。

  风马牛小二:也就是说,从万通减持之后,减持出来的资金、资源,您又「重构」了一个公司。那么这个公司和万通是什么关系呢?

  冯叔:我就从头说一下。1991 年,我们六个人一起创办了一家公司,叫海南农业高技术投资联合开发总公司,简称「农高投」。我们这家公司刚刚过了 27 年,进入到 28 个年头。虽然之后在注册上,地点、名称等有一些变化,但实质上来说,它始终作为后台的控股公司(持有万通的股份)的角色没有变。从「农高投」一直发展、传承到现在,我们这个公司现在的名字叫御风投资控股公司(简称御风资本)。「御风」这个名字,来源于庄子《逍遥游》里的一句话,「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描绘的是一种自由、飘逸的状态。

  2015 年,御风对万通的股份进行了减持以后,钱就回到了御风。我们再用这些钱去投资别的公司,就形成了现在的御风集团。所以,应该说是这么个关系,御风是一家比万通更老、业务范围也更大的公司,既包括了原来控股后来减持掉的万通地产的房地产,又包括御风旗下原有的非万通、非地产业务,以及最近 3 年我们新投资的业务。

  风马牛小二:具体来说,御风旗下现在有哪些业务?

  冯叔:现在我们旗下的业务,如果是从业务板块来说,是四部分:房地产、海外安保、文创、金融服务。如果从资本的股权形式来看,可以分成两类:直接控股和运营的公司和投资但不直接运营的公司。

  先从业务板块上说。

  第一块,房地产部分。前几年,我们有一个判断,房地产进入到了「后开发时代」。今后我们做房地产的策略必须跟以前不一样。现在我们的策略是做极致化单品,快速迭代。比如西安的「梧桐公寓」,三亚「国寿家园」、台北「阳明·悦活」的度假、养老地产项目,医疗 MALL(厚康医疗中心)。接下来我们还会做学生公寓。这些项目,跟以前的地产特别不一样。都是单品,然后重复、快速迭代。

  风马牛小二:这些极致化单品+快速迭代的模式和传统的地产开发有什么不同?

  冯叔:这种房地产不像以前那么复杂,以前的做法是先做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变成大项目,然后造城、造镇、建园区,越做越大,时间越来越长,需要的资金很多,跟政府打交道很复杂,制度成本非常高。而这种极致化单品,就是一个专业团队先做一栋楼。可以从其他公司买,就不需要去跟政府谈,制度成本就降低了。同时财务风险也降低了。一栋一栋来,财务风险可控。

  后开发时代的房地产有一个标志,我们叫做全产品线。就是产品线越来越多样。前开发时代主要是做的是住宅,产品特别单一,价值链也特别单一,商业模式就一种,竞争能力主要体现在成本、规模和速成。现在就不同了,商业模式越来越复杂,而核心竞争能力主要是运营和资产管理。别人手里可能还有一堆地。我们转到后开发时代的地产,就没什么压力,做起来也不用那么操心。同时我们就每一个项目都有财务模型,我们按国际上通常的那个模型去做,所以是很安全的。

  按照这一战略,我们正在开发的还有休闲旅居的产品,叫做「风马牛·不是居」,是极致体验型的禅文化酒店,如禅+时间、禅+雨、禅+沙、禅+雪、禅+声音、禅+田等。

  御风的后开发时代的房地产业业务还有不动产投行即基金管理、资产管理,和不动产并购交易业务。

  另外,我们以 VC 和 PE 方式聚焦投资房地产科技也取得不错的成绩。

  风马牛小二:地产以外,御风目前还有哪些业务?

  冯叔:剩下的就简单一点,目前房地产在御风的业务里还是占了很大的比重。御风投资的第二块业务是海外安保。

  安保不同于保安。看家护院,弄个保安就行了。而安保是一个安全管理的平台,是系统解决方案的供应商。四年前,昆明出现了一起暴恐事件,那天我正好跟刘博士一起,当时我觉得安全需要会急剧上升,于是我们俩一合计就开始做这个业务,现在我们的顶针公司,在行业里已经是最领先的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应该被归为高科技公司,提供安全技术和服务的专业化公司。

  第三部分是文创。比如微信公众号「冯仑风马牛」,就归在文创这一部分。当然也还有其他的一些文创业务,如大象屋、动动鞋子儿童剧团等

  第四部分是金融服务。金融服务这一块,现在其实有几部分:一部分是房地产投行,我们管理房地产基金,也做不动产的资产管理,这种项目风险比较低,但专业性要求比较高,另外我们还有保险公司(筹)和保险经纪公司的业务。

  风马牛小二:以上是从业务板块来分的。那么直接控股、运营的公司和投资但不直接运营的公司,是怎么区分的呢?

  冯叔:比如说梧桐公寓、包括文创板块这些,都是御风控股、运营的。但有一些项目,比如万通地产、兰州银行这些旧有的业务,我们现在也是参股不控股,不参与运营。

  风马牛小二:之前您也提到过,御风还投资了很多新的企业,主要是哪一类?

  冯叔:主要是不动产科技。我们希望在不动产科技这个赛道里,在全国做到最好。比如,我们投资的氪空间、易盖房等,目前的发展势头都非常好。

  我们跟别的投资公司不同的是,第一,我们的使命是「以投资激发创造,以创造使投资增益」。也就是说我们重点投有创造力的东西。第二,我们使用的是自有资金投资,所以我们不着急,我们更关注那些有创造力的事情去投资。

  风马牛小二:这 3 年的转型,您觉得有哪些难点?

  冯叔:我们说,转型当中最难的有几件事,业务模式转型、组织架构、组织文化的转型固然不容易,但关键是创办人自己要转型,创办人自己的观念、对业务的理解,一定要转型。

  为什么现在很多民营企业不能够新生呢?就是因为创办人自己封闭,不觉得自己要转型,不学习、不改变。习惯于有一个秘书在门口守着,天天都是下边的人来请示、汇报。而我们需要的是面向未来的组织和有活力的创造。所以作为创办人,自己必须要改变。

  很多民企老了是因为创办人老了,他自己不改变,所以公司就永远没什么变化。我也知道自己要改,所以等把这一轮改完了,基本上我的压力就不大了,因为公司现在有这么多 80 后、90 后,至少能做 20 年,20 年之后他们又老了,那就再折腾,那就不是我的事了。其实我们想一想,所谓的「百年老店」,得换几代人,确实很不容易。

  风马牛小二:这 3 年的转型,您满意吗?

  冯叔:应该说,经过这 3 年的转型,我们的架构梳理得很清楚,都上了轨道了。接下来就是开跑了。我希望到公司 30 周年,也就是 2021 年的时候,我们回过头来看,能自信地说,这 3 年的转型已走在成功的路上了。

  风马牛小二:经过过去这 3 年的转型,您觉得比以前轻松,还是更累了?

  冯叔:转型之后,我能够真正按自己的想法去做一个我喜欢的公司。为什么这样说?我们早期六个人,得照顾六个人的想法。后来泰达又进来、嘉华又进来,最后这个公司变成了大家不断要妥协、有时还闹别扭的公司。规模是大的,但不是我自己最喜欢的。现在我觉得是我最喜欢的一种状态,我喜欢这样,自由与创造。

  这几年,我想把这个公司塑造成我喜欢的样子。这跟培养个小孩一样,你得把他塑造成你喜欢的样子,这才开心。比如,小组织、自驱动就是我认为的理想的组织架构。但放在以前可能其他性质的股东不理解、不赞成,他会说为什么非要变成小组织,一个大办公室不好吗?干嘛非弄好几个办公室?于是就闹别扭,事业就裹足不前。

  另外,我做了这么多年公司,现在是债务最少,少到几乎没有债务的时候,相对也最轻松。

  第三,我也快到 60 岁了,古人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到了这个年龄,对目标的期待也不一样了。郭台铭曾经讲过一个有意思的事,说如果一个人从 20 岁开始做事,做到 80 岁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前 20 年,是为钱工作,很辛苦。第二阶段,为理想和责任工作,也就是说会有很多承诺、理想、责任,为别人工作。到了第三阶段,60 岁以后应该为兴趣工作。我现在觉得我未来的 20 年,在公司,三分之二是为兴趣工作,三分之一是责任。这是很开心的事。

  风马牛小二:感觉您的状态一直是非常的轻松自在,您是怎样保持自己的思想活跃和开放的?

  冯叔:企业家想要保持竞争力,我觉得就是终身学习。在竞争环境中学习,你能学进去,要是在非竞争环境中,你就学不进去。比如考试头几天背的,这一礼拜你都能记住,一考完,可能就记不住了。我们处在一个竞争的环境中,所以要保持好奇心、学习的态度,以及与外部世界通畅的联系,接受外部的批评信息。

  还有一个就是和不同的人打交道,我最近和特别多的年轻创业者打交道,包括湖畔大学的学员,还有传承中国、接力中国等各种年轻人的组织。这使我看到了未来 20 年的一些发展模式、人才和力量。

  我也花时间跟这些年轻创业者一起来做一些新的事情。只有这样,才能保持年轻的状态,以及平常心、正常态。平常心才能有正常姿态。很多人是没有平常心,自己对自己角色有设定,把自己角色设定以后,就得演这个人设,没有了正常态,别人也不跟他正常说话,他就屏蔽了外部世界。所以保持平常心、正常态,正常说话,说正常的话,我得到的信息就会是有价值的,就会进步。依据真实的信息去做真实的判断,决策的时候可以减少失误。

  现在,相对来说,媒体对企业家的批评还是比较随意的,所以通过媒体、通过别人的评论,也可以了解到自己哪些事做得对,哪些事做得不对。

  比如说,我们转型的这 3 年,因为没有跟外界做交流,别人搞不清楚,也不知道御风做成什么样了,也会有一些质疑。那么,经过这 3 年逐步的积累,现在我们的新事业体算是是老树发新芽,把我们做的一些事情,再跟大家沟通一下,就好了。一般来说,在老树上长出了新东西,一定得长一阵,三五年以后,大家就看到了。现在我们看到了一个初步,很快就又是参天大树。

江苏苏讯网客服:025-66066100
【责任编辑:陆超】

江苏苏讯网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江苏苏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本网按规定给予一定的稿费或要求直接删除,请致电025-66066100 66066101,联系邮箱:724922822@qq.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