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杰别墅装修——品今朝人物,还看“阿呆”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7-06-30 15:44    编辑:董佳奇

大寒 此时寒气,盛行至极, 令人忧恐,让人清醒。 行走商界,如履薄冰, 厚德载物,智行千里。 行如龙,坐如虎,动似江河静如山。阴阳手,上下翻,沉肩坠肘气归丹。 抱六合,勿散乱,气遍身躯得自然。扣摆步,仔细盘,转换进退在腰间。 沪上清晨,七点,天亮

  大寒

  此时寒气,盛行至极,

  令人忧恐,让人清醒。

  行走商界,如履薄冰,

  厚德载物,智行千里。

  行如龙,坐如虎,动似江河静如山。阴阳手,上下翻,沉肩坠肘气归丹。

  抱六合,勿散乱,气遍身躯得自然。扣摆步,仔细盘,转换进退在腰间。

  ……

  沪上清晨,七点,天亮,风细,空气微凉。

  他穿着一身干净利落的衣裳,体态浑厚,相貌随和,在家门前的草地上打着八卦掌,步力自然、手似轮行,周身的气流仿佛也在跟着浅缓游动。

  妻子穿着一身素雅的冬衣旗袍,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坐在一旁,笑吟吟地看着,他这一路走了多远多久,经历了多少忙碌,这样的清晨多么美好,她最清楚不过了。

  这是发生在上海香水湾别墅区的一个家庭小景,男主人叫赵晓钧,是北京奥运那个梦幻的蓝色盒子——水立方的中方设计师,也是CCDI悉地国际董事长,他说他现在叫“阿呆”。自水立方后,他就没再拿画笔画过草图,做过设计,倒是渐渐地开始画起漫画写起书法,还做过一本叫做“阿呆禅”的画册,那是一本无意翻阅常有惊喜的画册。很难用一个关于身份的名词去确切地描绘他,名人?漫画家?设计师?企业家?投资人?书法家?还是修行者?

  “您曾经有没有想过你会取得现在的这些成就呢?”

  “从来没有想过。但那个方向感是有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年龄的增长,这种方向感会越来越清晰。”

  “也就是说您是顺着您的那个方向感,一步一步地做了一些事情,在这个过程中顺便取得了这些外人眼里的成就。可以这么理解吗?”

  “可以这么说。人在某种程度上是被自己的各种情绪牵着走的,如果你能慢慢觉察到自己的情绪,觉察到自己行为背后的动因,你就会慢慢获得驾驭生命的能力。漫画对我而言,就是一个很好地让我觉察自己的机会。比如,有时候你不开心了,你把这个情绪画到纸上,可能是一个很糗的样子,你看到这个形象,你可能自己就笑了……”

  如果说他的漫画总是妙趣横生,让看的人在会心一笑之余也偶有意外之喜,那他的字则是更精彩,无门无派,却能让懂书法的、不懂书法的以及不同社会角色的人都发自内心地喜欢。他说他是借着呆劲,写出了这些不成体统的“呆字”,妙就妙在“不成体统”,因为无所羁绊、无所挂碍、无量自在……

  人无法对自己心里本没有的东西升起认同或否定,而赵晓钧的书法所透出的自然流淌的自由气息,让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欢喜,不能不说,那份自由气息,其实一直都深藏在每一个人的心里。换言之,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纯真的孩子。在赵晓钧心里的这个孩子被他称为“阿呆”,“纯真”和“呆”似乎本来就没有什么界限。

  这个在他心里住着的“孩子”,又何尝不是他事业发展的“方向感”。相比于城市,与土地壤壤相接的乡村更容易让人遇见心里的那个孩子。就如,相比于高楼公寓,接地气的别墅更能让人从心底有归属感。

  13年,“阿呆”去了不丹的一个村庄,连绵起伏的带着雾气的山脉、广阔富饶的田地、风格舒适依山而立的民居房屋、被风扬起的帆经、熟睡的猫猫狗狗、靠在桥路边席地相对而坐的老人、放学后奔跑在乡间小路的孩子、云雾缭绕中七彩霓虹下的寺庙、酒店房屋外静谧夜色森林里暖黄色的灯光……那里的一砖一瓦、一眸一笑都让他感受着令人恍惚的宁静,感受着那里的生灵幸福平静,就像生活在佛陀身边。

  作为一个十足的“城里人”,这样美好的乡村印象对他而言,美得就像一场梦。他也清楚地知道,乡村并非就意味着“淳朴”,尤其在国内而言,更是如此。“我现在正在做的一个事情中,包括新乡村生活方式的建设。会有越来越多城市人渴望回到乡村,回到一个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状态里,而乡村也不应该是通过盲目地城市化而获得发展,这其中必然需要一个良性的引导系统。”

  2014年,在CCDI的20周年诞辰之际,他和他的小伙伴们又回到那个美丽梦幻的蓝盒子,演绎了一场属于CCDI的水立方魅力之夜!这也是一场“i20:让故乡更年轻”的大型公益晚会。这场晚会是他如今新乡村建设路上的一个重大伏笔。那场晚会之后,他们有了一个媒体平台,现在他们的社群平台上活跃着800多个民宿主人、中小业者、手工业者、艺术家等非常有意愿共同去创造这种社区的朋友。

  “故乡是一种象征,不管是祖辈还是故土,都代表着生命源起的力量。与这种力量失去联接,人便没有探索与开拓的勇气,而陷于寻找接纳与归属的迷茫中,失去故乡的人更是如此。对游子来讲,让故乡年轻,实则是释放自己的活力。”他在晚会上这么说,也在无意中讲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赵晓钧在晚会上发言

  故乡作为一种生命源起力量的载体,联结着人最朴质的情感,也联结着人的勇气、责任和担当,更联结着赵晓钧笔下的那个“阿呆”。如何以一种可持续性的经营方式,将城市与乡村这两个看起来像是二元对立的存在融合在一起,这是一个没有现成答案的命题,但一切都在一种没有战略规划但却有序进行的模式发生着……

  阿呆说,这是一种不必执着的执着,是一种不用坚持的坚持,他的后半生都会用来做这个事儿。

  对事业的态度,对事业选择的态度,与他的字画如出一辙,轻松随意、自成章法。这同样也是他对工作空间对生活空间对家的态度。

  作为一个曾经设计过那么多精彩绝伦设计作品的设计师,同时又是一位管理着四五千人为城市森林添砖加瓦的董事长,他的办公室简单得就像在一种四壁空无的情景下,不断填充而得的现场状态,那是一种充实而坦然的姿态。

  办公室里飘着浓浓的带着一丝甜味的墨香,简易阁柜上随意挂着刚刚写好的字画,大大的毛笔写字台方便他泼墨式地书写涂画,写字台旁的小屏风上挂着一张装裱好的菩萨像,写字台的后面是可擦拭的玻璃板,上面布满了一些框架思路,玻璃板的周围零零星星地粘贴着各种生活情景的照片和项目进展的流程图,靠墙的角落里还有一块刚刚裱好的“真空妙有”。办公室里会客的区域主要是一张茶桌。茶桌上和茶桌座椅地周围零散地摆放着他的各种小玩意儿大玩意儿,那些与其说是摆件,不如说是他的玩具,他的伙伴。

 

  “生活的空间就像是一个舞台,它不需要什么,灯一关,大家看的是舞台上面的戏,如果那个舞台过于张牙舞爪、金碧辉煌,反而会影响这个戏。把生命里的岁月积累,一点一点放进去,那个叫做‘家’的空间就会慢慢变成一个活的东西,否则,做得再精致也是死的。对于房屋装修,我也更愿意进入一种很放松的状态里。”

  在一个心灵成长的课程上,他认识了星杰的大BOSS杨渊。“设计装修本身对我来说不是什么事儿,因为认识杨渊,所以找了星杰,我也想借这个机会,试试他!”阿呆狡猾地笑着说。“因为我本身是一种很轻松的态度,所以我想叮叮(设计师丁春燕)和老严(项目经理严永健)跟我合作起来应该都是比较轻松的。”

  他的现实状态其实也正是说明了这样一个观点:乡村式的闲适从容与讲求节奏和效率的城市生活并非二元对立,而是可以实现一种二者的融合。就如他笔下的那行:大隐不羁人。这是一种可以实现的追求。

  △上海办公室里,书写中的赵晓钧

  △大隐不羁人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沪上清晨,七点,天亮,风细,空气微凉。

  阿呆又在家门前的草地上打着八卦掌,步力自然、手似轮行。

  妻子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坐在一旁,笑吟吟地看着。

  家里的两只狗也在草地上愉快地玩耍。

  儿子从二楼的卧室窗口看着这一切,笑着打开窗户,深吸了一口气……

  注:特别感谢星杰项目经理严永健的客户推荐。

更多新闻阅读:

星杰装饰:暖男的爱家日记

星杰装饰:生活如琴 涵义如玉

江苏新闻周刊客服:025-66066100
【责任编辑:陆超】

江苏新闻周刊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江苏新闻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致电025-66066100 66066101,联系邮箱:724922822@qq.com。

分享到: